存在即是被感知。

Esse est percipi.

【字體史|II】Helvetica
其一:誕生 在 1950 年代,瑞士 Haas 鑄字廠的老闆 Eduard Hoffmann (1892–1980) 發現自己公司的無襯線體 Französische Grotesk 和 Normal-Grotesk 在市場上的佔有率越來越低;相反地,對手 Berthold 鑄字廠的 Akzidenz-Grotesk 字體卻搭上了國際主義設計風格(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Style)的順風車,顯得更為「現代」的它成為那個年代最受設計界歡迎的非襯線體。 但危機或許就是轉機,這讓 Haas 鑄字廠意識到他們需要設計一種新的字體──這個字體除了要更為現代、簡明、......
【字體史|I】Times New Roman
其一:緣起 『請設定為 1.5 倍行高,中文使用標楷體 12pt,英文用 Times New Roman 12pt,左右對齊,首行內縮兩字…』 因為「寫報告或論文時被指定使用」而被廣為人知 Times New Roman(對,雖然這個理由聽起來很牽強,但我相信多數人都是靠這樣認識它的),其名字直翻就是「Times/新的/羅馬體」的意思。和世界上所有東西一樣,它也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直觀上來看,我們大致可以猜到「New / 新」大概是在說這個字體是某種舊版本的改版......
《華龍之宮》:一部關於大海、死亡、以及人類未來的編年史
《華龍之宮》是日本作家上田早夕里在 2010 年推出的科幻巨作,曾榮獲「Sense of Gender」獎、2010 年「BEST SF」第一名等殊榮。雖然在 2018 年就有中國出版社出版簡體譯本,惟遲至今年後才有由邱香凝翻譯、獨步文化出版正體版本。 雖然該作在書腰和宣傳上似乎是要強調人類的善意和以海洋為背景的史詩感啦,但對我來說果然還是會想一些關於「人類是什麼」的哲學問題啊。 海上民與陸上民,何謂「人類」? 海上民乘坐的船叫做「......
《四月,她將到來。》:我想找回失去的東西,即使它們只剩下碎屑。
先說,我個人超愛這部作品。我覺得川村元氣在《四月,她將到來。》裡,無論是裡面對場景的摹寫,書信與日常對話的視角轉換筆法,還是對感情以及遺憾的喃喃自語都超越了前作《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作者)或是《你的名字。》(企劃與監製)。 「這是一個戀愛失能的世界,該如何找回人們內心曾有過的悸動?」 對愛情作品與現實生活的反思 現在市面上大部分的愛情故事、小說作品、電影影劇,都是在描述愛情的萌芽,例如主角們的相遇、相......
書與人,人與人
前幾天上課的時候,聽到有一組講到幾間二手書店的近況,從被搬家又被倒閉的胡思、活得好好的雅博客、向外擴店的茉莉,讓我想起以前到訪的日子。 如果把書依流行的時間,分為短期內大賣的「暢銷書」、擁有兩三代讀者的「長銷書」、能夠跨越數個世紀的「經典書」三類,人們會說,二手書店的最大存在價值,就在於尋找後兩者的過程和結果,畢竟那些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陳舊老書,在蓋滿灰塵的書皮之下更顯蒐藏價值。 但我覺得,二手書店另一......
敬每個愛書的靈魂:從敦南誠品看實體書與實體書店
敦南誠品店熄燈了,但我其實沒什麼感覺,畢竟我對這間店真的沒什麼特殊的感情,因為我又不是台北人,陪我長大的又不是誠品。如果真的要說的話,當年大甲金石堂收掉、龍潭學人書局空間砍半這幾件事,更讓我印象深刻。 不過如果把概念放大來看,一間書店關了,跟一家餐廳或一棟百貨公司關了,對我而言還是有完全不同層次的意義。 或許有人會說,在租書店成為死水產業、實體書店成為夕陽產業後,再更往上游的出版社也即將步入後塵,實體......
「迷因世代」:當代社會與網路現象之間的共榮
寫在所有之前 從「你在大聲什麼啦」、三熊圖、「杰哥不要!」、〈超跑情人夢〉、財哥…菁典…格式…、「我就爛」、「我全都要」,到外國的Pepe the Frog、光明會、「Yee~」、〈Deja Vu〉、黑人問號、「to be continued」、抬棺舞等圖文影音創作,這些被稱作「迷因」的東西早已偷偷地進到我們生活裡,成為日常文化的一部分。 迷因:大眾文化中的基因 迷因(meme),最早由英國演化生物學家理查・道金斯(C......
三倍券到底能幹嗎?談疫情下的經濟復甦政策
毀滅與重生的一年 2020年還沒走完一半,人類社會就因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關係而被鬧得人仰馬翻,許多國家為了避免疫情的擴散,紛紛封鎖城市交通、限制人民的外出時間、取消許多大型活動,使當地的經濟活動陷入停擺。 為了應付這波疫情所造成的衝擊,各國政府提出各式各樣的財政政策,例如美國擬對公民發放每人現金1,000美金(約台幣30,000元);日本則對每位持有住民票的公民與長期滯留者發放每人現......
四處流浪的卡爾・馬克思以及他的理想世界
革命與夢想 看著桌上的報紙以及朋友捎來的信紙,卡爾・馬克思(Karl Marx,1818-1883)坐在書桌前略有所思,「這個社會病了」他心想。那是個照片還未盛行的年代,不過,透過幾周以來的書信來往,馬克思能想像法蘭西的大街小巷被不滿皇室的人們擠得水洩不通,人們舉著標語、喊著口號,卻遭到政府軍和保守派的步步逼退。陽光很溫暖,把地上的血照得鮮紅,很快地,鏗鏘有力的口號被哭聲和尖叫聲取代,只留下負傷的民眾......
數位拿香:莊子《逍遙遊》與「安定」
繼上次諷刺無產勞動階級永遠無法團結的「數位列寧」之後,這次的〈反正我很閒〉又以「數位拿香」為我們帶來另一種層次的作品。 《莊子・逍遙遊・列子御風而行》:「夫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莊子認為,一般人對「想要保持內心安定」的追求,反而是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