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face] Trajan

濃濃的羅馬味道


圖拉真是誰?

時間回到西元二世紀初,以義大利半島為中心的羅馬帝國,在當時皇帝圖拉真(Caesar Nerva Traianus, 53–117, 98 年即位)的統治之下國力蒸蒸日上,帝國對外的態度也從守勢轉為擴張。

Caesar Nerva Traianus(Source: Courtesy of the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西元 101 年,圖拉貞率領羅馬大軍度過多瑙河,對達基亞王國(Dacia,位於今羅馬尼亞中西部)發動戰爭,意圖併吞這塊他渴望已久的土地。在兩次的戰爭(Trajan’s Dacian Wars,第一次為 101–102,第二次為 105–106)後,圖拉真推翻達基亞國王,並將帝國將國界推到達基亞地區一帶,排除了東北部的外族威脅。

圖拉真柱上的達基亞戰爭戰況,左邊是達基亞軍,右邊則是羅馬帝國軍。(Source: Joe Mabel)

後來,圖拉真更對波斯地區的安息帝國發起戰爭(安息戰爭,114–115),進而獲得美索不達米亞地區的領土。至此,羅馬帝國的疆域在凱撒大帝(Gaius Iulius Caesar, 100–44 B.C.E.)之後再次達到極盛,除了義大利半島在內,包含高盧、不列顛、伊比利半島、巴爾幹半島、小亞細亞、北非地中海沿岸、甚至東達兩河流域,都成為了帝國行省的一部份。

不過攻下土地是一回事,統治又是另外一回事,儘管在擴張行為上勢如破竹,但羅馬帝國卻無法有效的控制這些新的行省。以猶太人為主,當地的居民不斷發生叛亂,這讓圖拉真與他的軍隊在來來回回的鎮壓之中心力交瘁。117 年,64 歲的圖拉真來不及回到故鄉羅馬,便在小亞細亞的塞利努斯(Selinus,位於今土耳其的奇里乞亞)小城市去世。

終其一生,圖拉真除了在戰事上發揮其優秀的領軍能力之外,他本人也極具領袖魅力,親自監督各行省的公共建設,替社會與經濟提供了良好的發展環境。羅馬帝國在他在位時間繁榮昌盛,人民的生活品質得到空前絕後的提升,讓圖拉真在元老院和庶民之間獲得了讚譽。

後世將圖拉真與其他前後四位皇帝並稱為「羅馬五賢帝」(Five Good Emperors),以表彰五位皇帝對該和平時期的貢獻。在歷史巨著《羅馬帝國衰亡史》(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中,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朋(Edward Gibbon, 1737–1794)甚至將這個年代稱做人類最幸福的年代。

《羅馬帝國衰亡史》的書背設計非常有趣,逐漸腐朽潰爛的羅馬柱象徵羅馬帝國邁向衰亡的過程。(Source: openculture)

圖拉真柱

為了紀念自己在達基亞戰爭的戰功,圖拉真在羅馬東北方的奎里納萊(Colle Quirinale)山腳豎立了日後被稱作「圖拉真柱」(COLVMNA・TRAIANI)的凱旋紀念柱。包含柱座在內,高達 38 公尺的圖拉真柱上刻滿了精美的符騰,生動的表現出羅馬大軍在戰場上的勝姿和那個年代的庶民生活。

圖拉真柱。(Source: © eclypse78/Shutterstock.com)

而除了柱壁上豐富的符騰雕刻之外,在柱座上還附有一塊紀載圖拉真戰功的銘文石碑,以「羅馬方塊大寫字母(Roman Square Capitals)」刻著:

SENATVS·POPVLVSQVE·ROMANVS

IMP·CAESARI·DIVI·NERVAE·F·NERVAE

TRAIANO·AVG·GERM·DACICO·PONTIF

MAXIMO·TRIB·POT·XVII·IMP·VI·COS·VI·P·P

AD·DECLARANDVM·QVANTAE·ALTITVDINIS

MONS·ET·LOCVS·TANT<IS·OPER>IBVS·SIT·EGESTVS

我們會發現詞與詞之間常用「點」作為分隔,這是羅馬人的習慣,尤其是用在石碑的題字上,這很有可能是為了節省有限的空間,畢竟皇帝除了名字之外,通常也擁有很長的個人頭銜,像是第二行的「IMP」其實就是「IMPeratori(皇帝)」,第三行的「AVG」是「 AVGusto」,即奧古斯都,「GEM」是「GERManico」,在此為德意志(的征服者)之意。

圖拉真銘文石碑。(Source: Rome101)

長期以來,這串石雕銘文做為許多藝術家和字體設計的靈感來源,有人從美學的角度上讚嘆該石雕作品的精緻與端莊,也有人以該字樣為範本進行嘗試復刻,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 1989 年,以圖拉真的姓名拉丁轉寫命名,由美國的字體設計師 Carol Twomby (1959 —) 替 Adobe 設計出的襯線字體──Trajan

Trajan 是一種古典(old-style)風格的字體,可以說繼承了圖拉真柱銘文的各式各樣特色,像是在羅馬帝國的時代裡,拉丁字母還沒有出現小寫,在找不到參考做為設計的情況下,Twomby 只設計了大寫字母的字體,小寫的部分則是使用小型大寫字母(small capitals)──長的和大寫字母很像,只是尺寸稍微小了一點──作為替代。

長的和大寫字母很像,只是尺寸稍微小了一點的小型大寫字母(small capitals)。(Source: castletype)

好萊塢的常客

被譽為現代英文書法之父的英國書法家 Edward Johnston 在他的巨作 Writing & Illuminating & Lettering (1906) 中,對「羅馬方塊大寫字母」大為讚美,認為這種類型的字體:

「在可讀性和美觀性等方面名列前茅,是應用於那些最為宏偉、重要銘文中的最佳形式。」

“the Roman capitals have held the supreme place among letters for readableness and beauty. They are the best forms for the grandest and most important inscriptions."

作為一款優雅的襯線字體,Trajan 常常被用於設計標準字,尤其是影視、遊戲的標題──似乎只要跟歷史、古典、傳統、文學等有關的作品都能用上它。

許多影視作品的海報都能看到 Trajan 的影子。

從 1992 年第一次出現在電影《在上帝賜予的土地上遊玩》(At Play in the Fields of the Lord)海報上開始,我們可以在各式各樣的海報、宣傳、預告片上看到 Trajan 的影子,透過該字體傳遞出一股史詩風格的感覺,有時候也偶爾為愛情電影題字。

還有這些海報…

如《鐵達尼號》(Titanic, 1997)、《美麗境界》(A Beautiful Mind, 2001)、《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 2002)、《大法官》(The Judge, 2004)、《我是傳奇》(I Am Legend, 2007)、《刺客教條》系列(Assassin’s Creed, 2007)、《末路浩劫》(The Road, 2009)、《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 2011)等, Trajan 出現在不同媒體的各種角落裡,成為了不可或缺的元素。

以及更多的海報…

走過兩個千禧年,從紀念性的銘文到好萊塢,至今 Trajan 仍繼續在平面上以端莊的結構比例展現它那流暢優雅,卻又氣勢恢宏的美。


Reference

  • Wilson, P., & Press, H. (2005). The Trajan fonts.
  • Shaikhah Omar Basahai (2015). Trajan.
  • Roger B. (2021). The Dedicatory Inscription of the 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