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mpagne of Teas:臺灣茶葉經濟史

寫在所有之前

臺灣與中國、印度、斯里蘭卡並稱世界四大茶葉產國,而臺灣所產的上等茶葉更受到全球茶類愛好者的推崇。法國國寶級茶行,以銷售最高品質(Qualité Supérieure)茶葉聞名的「瑪黑兄弟(Mariage Frères,1854 -)」更直接把 FORMOSE(福爾摩沙) 和 CHINE(支那)、INDE(印度)、CEYLAN(錫蘭) 印製在其商標之上(見圖一)。自十九世紀中葉英國的商人在臺引入第一批商業導向的茶種之後,受惠於臺灣優良的溼冷高山地形、以及各時期農業單位努力育種改良之下,臺灣的茶葉在國際市場上可說享譽盛名,是極具附加價值的作物之一。

▼ 圖一:Mariage Frères 茶行的商標,「FORMOSE」出現在中左處

本文會以開港至今近 200 年的通史角度,以及當時留下的經濟史料,從臺灣各時期的茶葉生產狀況開始探討,包括各時期的國際情勢、產業概況、主力輸出茶種、茶葉相關的出口總量與出口總產值,接著談論臺灣茶業在各時期的產業鏈、附加價值的路徑以及利益分配等子題。至於較為細項的個別進口國與出口國產量或是金額等議題,乃屬國際貿易與國際金融的範疇,不在本文想要討論的範圍之內。


史前時代到清國領臺前期的茶業狀況(- 1865)

史前時代(- 1624)

「茶葉」是一種非常纖細脆弱的植作物,必須生長在在一個氣溫適中、水氣濕潤、排水良好的環境裡。而位於亞熱帶的臺灣,被北回歸線貫穿本島,島上又有丘陵等地形,在茶種休眠期的冬天,天氣尚不至於降至會凍傷的冰點之下;而在茶樹生長期的春夏之交,氣候也不至於炎熱到會遏止茶樹生長;此外,季風亞洲地區的梅雨季也在此時帶來了豐沛的雨量,提供了茶葉一個非常完美的生長環境。

早在明國中葉,沿海的漢民族移居臺灣之際,也一併帶來了品茗的風氣。但此時的臺灣尚未走入歷史時代,經濟體系仍處原始,並無可靠的信史記載當時的貿易情況,當時島上與東亞沿岸的貿易可能僅於最原始以物易物的階段。

荷蘭領臺時期(1624-1662)

1636 年 12 月 2 日:「今天有 5 艘貿易戎克船從廈門抵達,一起帶來:2,600 擔砂糖、100 箱金絲、30 擔茶、20 籃絲質布料、200 枝華蓋(quitesollen)。」

── 《熱蘭遮城日誌.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

當荷蘭東印度公司(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簡稱 VOC,1602-1799)在 1624 年登陸臺灣之時,雖然島上的漢人已有了飲茶、或是以茶葉作為藥材的習慣,不過此時的臺灣茶業仍未大規模商業化,荷蘭人只把臺灣當作大明沿岸茶葉的轉口貿易基地。此外,雖然當時大明實施海禁(唯一例外是 1567 年後,明穆宗開放了福建漳州的月港一處作為對外港口,且只允許泉州和漳州的商人對外貿易),但仍有私販或公販由福州等地將茶葉出口至臺灣,VOC 除了留有一部份供當地員工消費、或是運到東印度公司總部所在的爪哇島之外,其餘的全部轉口荷蘭與歐洲各地;而輸往爪哇島的茶除了留在當地飲用外,也再轉口到波斯、印度等地區。

此時期的貿易資料已經不可考,僅知當時臺灣已經有發現野生的茶樹,但是並沒有利用來製造精茶;而荷蘭人以大員(今臺南安平)為港口,進行茶葉的轉口貿易,對臺灣的茶業發展似乎沒有太大的幫助。

明鄭領臺時期(1661-1683)

1661 年,鄭成功驅逐荷蘭人,隔臺灣海峽與大清政權對峙,清國政府為了對付鄭成功的海軍,於江浙閩粵四省採取海禁政策,要求「片板不許下海」;同時頒佈遷界令,「期三日盡夷其地,空其人民」,命令當地居民遷往內陸。為了突破當時的貿易困境,鄭成功與鄭經兩代改和日本、呂宋、暹羅、蘇祿、琉球、交址、廣南等國及歐洲人(尤其是英國人)貿易,以輸出絲綢、鹿皮,來換取反清復明所需的軍火為主,當時自清國沿海的茶業轉口貿易幾乎停止。

清國領臺前期(1683-1860)

「水沙連內山茶甚夥,味別色綠如松蘿,山谷深峻,性嚴冷,能卻暑消脹。然路險,又畏生番,故漢人不敢入採,又不諳製茶之法。若挾能製武夷諸品者,購土番採而造之,當香味益上矣。」

── 陳夢林、李欽文(1717)。《諸羅縣志・卷十二・雜記志》。

1683 年,清國展界臺灣,正如同清康熙年間的《諸羅縣志》所載,早期遷徙來臺的漢人或許已經懂得製茶的方法,但製茶的技術也不夠精良,做出來的粗茶僅止於生活所需,而不是貿易導向。而此時漢人所求的「山茶」仍屬野生的茶樹,大多生長在原住民的土地,也就是現在的山脈或丘陵一帶,是需要去和部落「溝通」才能摘取的。此外,在清國領臺初期,仍以南部平原為主要的政治發展重心,當時主要的經濟作物為適合嘉南平原栽種的稻米與蔗糖,北部及丘陵地區要一直到了乾隆後期才有初步的開墾,此時茶葉貿易未興。

「臺北產茶,近約百年。嘉慶時,有柯朝者,歸自福建,始以武彝之茶,植於魚坑,發育甚佳,既以茶子二斗播之,收成亦豐,遂互相傳植,蓋以臺北多雨,一年可收四季,春夏為盛。」

── 連橫(1918)。《臺灣通史・卷二十七農業志》。

直到清嘉慶年間(後經楊逸農考證,應為 1810 年)(林馥泉,1956),柯朝從福建引入「武彝之茶(武夷茶)」的茶子,並種植於魚坑一帶(今臺北某處,但現已難考,有一說為當今臺北瑞芳,另一說為今臺北文山),茶葉才開始有了大規模的種植。早期在臺灣從事茶葉產製的族群大多以福州及泉州籍居多,其中又以安溪人為最,而環繞臺北盆地的丘陵地區氣候與地形條件又非常適合種茶,許多的農家遂開始以種茶為副業、甚至直接當成本業。

1844 年兩江總督奏摺「臺灣茶販往內地購置茶葉、湖絲、細緞。」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54),《明清史料戊編・卷二》。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史料叢書。

然而,此時的茶葉產量仍不足出口,以內銷為主,主要市場為既有的漢人社群。雖然到了 1840 年代,臺灣產的「毛茶」(也就是尚未精製的茶葉)已經有銷回清國沿海一帶,在當地加工成「精茶」再轉回臺灣的貿易的現象,但本島的用茶消費依然有賴於自清國內地進口(林滿紅,1997)。


清國領臺後期的茶業狀況(1860-1895)

清國領臺後期簡介

1856 年,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直到 1858 年清英法簽訂《天津條約》,要求安南(今安平)、滬尾(今淡水)開港。隔年英法要求換約,卻和清國守軍產生誤會,於是戰爭再起,最後在 1860 年以清國徹底敗北畫下句點,清英、清法《北京條約》及其附約簽訂。事後,法國彈性解釋雞籠(今基隆)、打狗(今高雄)兩港應做為前兩港「正口」的「子口」,接續開港,淡水也被擴大解釋成淡水河流域,於是艋舺、大稻埕都被包括在內。洋商開始進入臺灣。這是臺灣第一次接觸到世界貿易體系,也是第一次見識到資本主義的力量,挾帶新帝國主義的商人們看上了臺灣位置的潛力,而適合臺灣種植的茶葉自然而然的出現在潛在貿易項目之中。

「迨同治元年,滬尾開口,外商漸至。時英人德克來台設德克洋行,販賣阿片樟腦,深知茶業有利。四年,乃自安溪配至茶種,勸農分植而貸其費。收成之時,悉為採買,運售海外。」

── 連橫(1918)。《臺灣通史・卷二十七・農業志》。

1864 年,英國商人 John Dodd (約翰德克)在淡水一帶設立「寶順洋行」(即「德克洋行」,Dodd & Co.),以買賣樟腦、鴉片等貨品為主。1865 年(同治四年),John Dodd 由福建安溪引入第一批完全商業化導向的「烏龍茶種」,勸誘淡水、三峽、大溪一帶的農民栽種,種植所需的成本或工具由寶順洋行統一貸款提供幫助,但要求在成株後由該洋行統一收購,寶順洋行的首要目標就是將這些「毛茶」轉口出港加工。

後來,這批以臺茶為底的茶葉在國際市場上獲得好評,於是到了 1868 年,John Dodd 於臺北艋舺(今萬華)創立了臺灣首座的茶葉精製場,並聘請福建製茶師傅來臺,省下了轉口再加工的繁複手續,同時使臺灣的茶業由過去僅於生產毛茶,開始走向精製階段。1869 年,寶順洋行更以「福爾摩沙烏龍茶(Formosa Oolong Tea)」的名義將 2131 擔的臺茶輸至美國紐約,讓茶葉的產業鏈開始擴及終端的品牌形象(見圖二),這是臺灣的茶葉首次以自己的名稱出現在國際市場當中。

▼ 圖二:當時的 Formosa Oolong Tea 被譽為「茶中香檳(Champagne of Teas)」

夫烏龍茶為臺北獨得風味,售之美國,銷途日廣。自是以來,茶業大興,歲可值銀二百數十萬圓。廈、汕商人之來者,設茶行二、三十家。 茶工亦多安溪人,春至冬返。貧家婦女揀茶為生,日得二、三百錢。臺北市況為之一振。及劉銘傳任巡撫,復力為獎勵,種者愈多。時臺邑林朝棟方經營墾務,闢田樹木,為永久計,亦種茶於乾溪萬斗六之山。」

── 連橫(1918)。《臺灣通史・卷二十七農業志》。

看到了「Formosa Oolong Tea」所帶來的龐大商機,原先僅在清國沿海收購精茶的洋商對臺灣的茶葉趨之若騖,紛紛渡海來臺設立商號、茶庫。除了原有的寶順洋行外,又有四家洋行相繼進駐臺北,當時寶順(Dodd & Co.)、德記(Tait & Co.)、怡記(Elles & Co.)、水陸(Brown & Co.)及和記(Boyd & Co.)被並稱為大稻埕五大洋行,這些外商爭相搶購臺灣產的茶葉,一時間,整個茶葉市場價格飆漲,臺灣茶業大興。相對於英國人喜歡紅茶,偏好烏龍茶的美國是當時臺茶的最大出口地。

到了 1872 年,美國鑄幣法案,當局廢止進口茶稅,國際間各大茶商預估美國的茶葉消費將大幅增加,於是來自各方的茶葉湧入美國市場,使市場產生了嚴重的供過於求現象,茶價崩盤(邱念渠,2005),臺灣產的烏龍茶因為成本較高而難以跟當時的南洋茶、唐山茶競爭,五大洋行停止收購,臺北各大茶庫開始出現滯銷問題。

為了解決賣不出去的問題,臺灣茶商將原先要出口到美國的烏龍茶葉轉運往福州,重新加工成具有花香的「香片包種茶」再銷往南洋,這也是臺灣首度出口包種茶的一年。也因此,即使 1973 年臺灣的茶葉輸出較前年驟降 20% ,但仍保有一定的出口量。1874 年,美國茶市再興,洋行再次將臺灣烏龍茶銷往美國,到了 1894 年割讓前夕,臺灣的茶葉出口量已經較初期暴增一百倍有餘。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 1880 年代中後期,臺茶在國際上大為熱賣,不僅讓經營茶葉買賣的洋行賺入大量熱錢,也使得有心人士覬覦利益,嘗試以南洋茶或唐山茶等劣等茶葉偽裝成「臺茶」販售到國外。為了避免這種魚目混珠的方法影響臺茶在國際市場的品牌形象,當時臺灣巡撫劉銘傳在 1889 年成立臺灣第一個茶業公會「茶郊永和興」,嘗試透過該會的力量維持市場秩序、控管茶葉品質、共同精進技術,這也是首次有政府層級出面干涉茶業。

「竊惟財物之流通,國史編貨殖之傳,奇袤有禁,周禮重司市之官。矧茶業係洋商之貿易,宜作規約垂于永遠,表忠信於國外,圖東瀛之富盛。我淡水之茶業日昌,商船日繁,綠乳浮甌,見重於泰西各國,瓊花凝盌,馳名於印度之洋。今也物產滋豐,財源益開,然人雖多而善惡不一,物愈盛則弊害漸生,或以偽物冒名而謀奇利,或混合粉末企為射利,遂致誤及大局爰集同業,共議規約,設禁例,一新舊習,無貽罔利之誚,同心共濟,翼杜利之端,名曰永和,茶業興隆之佳兆也,前途將生好機,而洋洋日近。大稻埕之貿易潮流公平,滬尾船舶,當如雲霞之集焉。」

──「茶郊永和興」成立宗旨。

清國領臺後期貿易資料

雖然《北京條約》等附約已於 1860 年間簽訂,1862 年滬尾(今淡水)正式開港,但遲至 1866 年的《海關報告.淡水部份》始有全年茶之出口資料(林滿紅,1997)。

若以最初的 1866 年作為比較基期(見表一欄三),僅僅過了六年,1871 年的烏龍茶出口量已經增為基期的 10 倍;到了 1875 年增為 30 倍;1877 年增為 50 倍;到了 1892 年甚至突破 100 倍。而歷年成長率的變動,在 1876 年前除了受美國影響之外,幾乎年年都在 30% 以上,到了 1870 年代末期之後略為持平,大抵保持在 -10% 到 10% 左右。

茶葉的出口總值也一路爬升,在 1880 年代後期幾乎貢獻了臺灣出口總值一半以上,直到甲午戰爭末年才掉回 45% 左右,但仍然是當時所有的出口品之冠。據《海關報告》統計,在 1868 年到 1895 年間,茶、糖、樟腦共佔臺灣出口總值達 94%,分別為 53.49%、36.22%、3.93%,茶葉可以說是當時臺灣最大宗的對外貿易商品。

▼ 表一:1866 年到 1895 年間的烏龍茶與包種茶出口量與出口總值等資料

※ 出口量單位為「擔」;出口總值單位為「海關兩」;較前年成長率與出口總值佔比單位為「%」

年份 烏龍茶
出口量
烏龍茶
定基指數
烏龍茶
成長率
包種茶
出口量
包種茶
定基指數
茶葉
出口總值
佔當年
出口總值
1866
同治五年
1,359.57 100 - - - - -
1867 2,030.93 149 49.38 - - - -
1868 3,961.28 291 95.06 - - 64,732 7.33
1869 5,469.26 402 38.06 - - 89,367 9.16
1870 10,540.11 775 92.72 - - 177,403 10.72
1871 14,868.08 1,094 41.06 - - 301,118 17.78
1872 19,513.51 1,435 31.24 - - 582,872 29.66
1873 15,609.93 1,148 -20.00 - - 353,445 23.97
1874 24,610.00 1,810 57.66 - - 477,329 26.34
1875
光緒元年
41,573.55 3,058 68.93 - - 620,067 34.16
1876 58,876.79 4,331 41.62 - - 1,060,209 40.33
1877 69,230.66 5,092 17.59 - - 1,253,332 45.45
1878 80,261.43 5,903 15.93 - - 1,502,685 53.89
1879 85,032.83 6,254 5.94 - - 1,947,381 47.21
1880 90,485.88 6,656 6.41 - - 2,156,373 44.24
1881 96,446.01 7,095 6.59 305.76 100 2,231,896 53.64
1882 90,303.35 6,642 -6.37 - - 2,402,428 59.32
1883 99,050.45 7,285 9.69 1,142.86 374 2,235,179 54.33
1884 98,674.36 7,258 -0.38 - - 2,330,920 55.96
1885 122,730.31 9,027 24.38 - - 2,711,803 70.99
1886 121,287.07 8,921 -1.18 5,784.44 1,892 3,333,052 74.90
1887 126,474.87 9,303 4.28 - - 3,286,972 72.04
1888 135,740.90 9,984 7.33 - - 2,914,921 64.16
1889 130,707.52 9,614 -3.71 10,282.58 3,363 2,873,075 65.13
1890 128,628.91 9,461 -1.59 - - 3,083,879 58.67
1891 135,752.84 9,985 5.54 - - 2,712,776 57.28
1892 136,719.03 10,056 0.71 - - 2,929,435 59.06
1893 149,718.50 11,012 9.51 14,918.50 4,879 4,050,980 63.93
1894 136,825.79 10,064 -8.61 17,176.83 5,618 4,083,265 56.36
1895 47,367.53 3,484 -65.38 4,449.90 1,455 1,552,798 45.35
  • 表格資料來源:林滿紅(1997)。《茶、糖、樟腦業與臺灣之社會經濟變遷(1860-1895)》。臺北市: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 註一:標示「-」者為當年資料不齊。
  • 註二:一擔約為 133 磅,約為六十公斤。
  • 註三:「海關兩」又稱「關平兩」,是清國中後期海關所使用的一種記帳貨幣單位,屬於虛銀兩,在 1874 年前以元、兩紀錄,按當時匯率 1 海關兩 = 1.53元 = 1.114兩換算之。
  • 註四:$\textrm{定基指數}=\frac{\textrm{各年數量}}{\textrm{基期數量}}\times100\textrm{;成長率}=\frac{\textrm{本期數量}}{\textrm{前期數量}}\times 100\%$

▼ 圖三:1866 年到 1895 年間的烏龍茶與包種茶之出口量折線圖

▼ 圖四:1866 年到 1895 年間臺灣茶葉之出口總值及佔總出口比折線圖

  • 註一:由於包種茶出口統計資料離散,故不以折線圖表示之。
  • 註二:圖四閱讀時需注意主座標軸與副座標軸數量級不同。

而依照日本外務省通商局的統計資料,在 1887 至 1891 年之間,美東的茶葉市場產地市佔率,日本茶占有率約 49.91% 到 55.11%,清國綠茶占 16.97% 到 18.43%,而臺灣茶僅占 15.7% 到18.75%。雖然臺灣烏龍茶在美東市場的市佔率雖非當時所有產地中最高,不過,歸因於良好的氣候地形條件,臺灣產的茶葉平均價格是三地中最高的(張遵倩,2010)。

茶葉的分級在當時的市場尚無定制,依品質之優劣區分為五個等級(由最優到最劣分別是 Choisest-Choice-Finest-Fair-Common)或八個等級(此分法較為常用,由最優到最劣分別是 Choicest-Choice-Finest-Fine-Superior-Good-Fair-Common)不等(林滿紅,1997)。表二將茶葉品質大致簡化為三個等級,比較臺灣產烏龍茶、清國產平水珠茶及日本產綠茶在紐約市場,從 1884 年至 1894 年各年 8 月期間一磅茶葉的價格。

▼ 表二:1884 年到 1894 年間臺灣產、清國產、日本產的茶葉在紐約市場的價格比較表

※ 價格單位為「美分(cent)」

年份 臺灣產
最高級茶
清國產
最高級茶
日本產
最高級茶
臺灣產
第二級茶
清國產
第二級茶
日本產
第二級茶
臺灣產
最下級茶
清國產
最下級茶
日本產
最下級茶
1884
光緒10年
43-55 43-50 38-40 43-55 43-50 34-36 27 24-26 19-21
1885 32-33 33-40 35-38 30-31 33-40 32-33 22-23 13-14 22-23
1886 38-42 35-47 31-33 32-35 25-30 27-28 18-19 15-18 12-14
1887 38-40 23-30 28-30 32-35 18-21 25-26 12-14 10-12 12-13
1888 42-47 24-30 28-30 34-37 19-21 25-27 21-22 10-13 12-13
1889 35-38 22-30 27-28 30-32 17-21 21-22 16-17 11-13 12-13
1890 43-45 27-32 33-35 36-38 21-23 30-32 22-23 20-23 15-17
1891 30-32 23-28 30-33 28-29 20-21 26-28 16-19 19-22 14
1892 40-45 33-35 33-35 34-36 19-23 28-30 21-23 12-14 16-18
1893 32-35 31-35 30 28-30 19-22 25-27 15-17 16-18 14-15
1894 37-42 25-32 27-30 32-35 20-22 23-25 17-19 10-12 14-15
  • 資料來源:張遵倩(2010)。〈清末臺灣茶業的發展〉。德霖學報,第二十四期。

清國領臺後期產業鏈

臺灣茶業肇始於清國時代外商的投資與拓展,當時的「洋行」相當於現在的國際進出口貿易公司,所有要銷往國際市場的產品幾乎由各大洋行控制,茶葉自然不例外,即使有部份的本土茶商嘗試將臺茶輸往當時的「內地」廈門自銷,但這些由臺灣輸往清國沿海的茶葉只佔了總出口量很小的一部份。

在當時的產業結構中,經營國際茶葉貿易的洋行、買辦靠著賣茶賺進大筆財利,本地茶商與茶行賺取茶葉加工費,茶販獲取中間轉手的價差,而最上游的種植戶卻只能掙得微薄的收益(但仍比比種植其他作物來得多,這也是為何許多的農戶都轉種茶),臺灣人在該產業僅扮演出賣勞力者與代工者,真正的外貿控制權仍然掌握在當時的洋商之手(邱念渠,2005)。

如果以微笑曲線解釋,當時的各大洋行掌握了最右端的品牌與行銷管管道,從「Formosa Oolong Tea」就能看出端倪,除了有「茶中香檳(The champagne of Teas)」的名號,如白毫烏龍茶等特色茶種等更被譽為「東方美人」;少部分的漢人買辦,如李春生等人,做為協助外商與本國商人貿易的經理人,他們提供了翻譯與溝通的服務,也從中汲取利益;至於終端的臺灣茶民負責種植與加工,屬於曲線中段的族群,雖然比起其他的植作物已經多了許多回報,但在層層剝削之下仍然只能賺取微薄的利潤;而處於曲線左端的烘製技術則屬於當時的製茶師所有。

此外,清國時期,臺灣的茶葉產業鏈還有一個特殊的存在:「媽振館」,即為英文「Merchant」之譯音,是廈門買辦在臺灣所設置的茶葉金融機構,他提供了一個降低風險的中繼角色。媽振館接受本地茶行的進貨,並先付款八成,並將茶葉輸往廈門倉庫,然後待茶價較高時轉賣給洋行,扣除手續費和利息後再把餘額交給本地茶行;同時,他也接受洋行收購茶葉的委託,媽振館會把洋行預貸的資金再貸給茶葉生產者,洋行則等待毛茶收成後再行加工送出(林滿紅,1997)。

▼ 圖五:清代烏龍茶產業鏈

▼ 圖六:清代包種茶產業鏈

  • 修改自邱念渠(2005)。

日本領臺時代的茶業狀況(1895-1945)

日本領臺時代簡介

1895 年,甲午戰爭結束,日清《馬關條約》簽訂,清政府將臺灣主權讓予日本。有別於清政府對於國際貿易一事的消極應對,日本當局對於臺灣整體經濟有較長遠以及具有計劃性的方針,自然而然著重在既有的「茶業」之上,希望能以科學化與現代化等方法來推動臺茶的發展工作。

隨著茶園栽培面積擴增,總督府除了在各地設立茶葉試驗所,嘗試將製茶、品種及栽培技術大為改良之外,也引進製茶機械、設立出口茶檢驗制度、茶葉傳習所、同時建立品牌形象,將臺灣茶的附加價值進一步提升。也因此,若說清國時期的臺灣是臺灣茶業的發展期,則日本時代可以說是茶類產製之盛期。

自清國時代開始,烏龍茶在 1920 年代之前一直都是臺灣最大的出口茶種。但隨著國際間消費者口味的變化,以及經濟大蕭條時,全球茶葉供需大洗牌,爪哇茶趁機傾銷,從 1920 年代開始,烏龍茶出口開始呈現衰退趨勢。為了解決烏龍茶市場的低迷狀況,同時也避免與「內地」競爭(日本當時仍以綠茶為主要出口),總督府設法輔導烏龍茶農轉作其他茶種或農作。

1926 年,茶葉試驗所引進英屬印度的阿薩姆大葉茶種,並在台中州新高郡魚池庄(今南投魚池)嘗試種植,發現日月潭附近高溫多濕,終年雨量多,濕度大,地形及海拔高度等條件優秀,栽培環境與印度阿薩姆茶區相仿,試種紅茶的效果最好;1928 年,日本三井財團砸下重金購入新式製茶機具設備,引進工業化製茶的技術,大大改善了紅茶的品質;1930 年代,該公司開始以「日東紅茶」為名行銷各國,獲致極大的成功,從此開啟了日月潭栽種阿薩姆紅茶的先河,主要銷往英、美等國市場,而魚池也成為臺灣少有的阿薩姆紅茶產地。

▼ 圖七:三井茶園製的「日東紅茶」廣告

和逐漸沒落的烏龍茶產業不同,包種茶以及紅茶逐漸取代原有烏龍茶的輸出比例。到了 1933 年,英屬印度、英屬錫蘭、荷屬東印度等世界主要紅茶產地,為了控制茶價共同協議減產,同時簽訂了《國際茶葉限制輸出協定》,但因為日本未受邀議約,臺灣自然不受該協定之限制,於是臺灣紅茶趁勢大量輸出,填補協議下的市場缺口。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之前,臺灣紅茶的輸出量皆保持在 500 萬公斤上下,一躍成為當時臺茶外銷的主力之一;而青心烏龍、大葉烏龍、硬枝紅心、青心大冇等帶有獨特風味的茶種,也成為了臺灣地方特色的出口品,在外國獲得極佳的迴響。

日本領臺時代貿易資料

根據周憲文於〈日治時代臺灣之對外貿易〉一文所統計,到 1940 年為止,臺灣出口總值為 1896 年的 49.67 倍。在個別商品方面,米增為 1896 年 95.94 倍,茶為 3.59 倍,糖為 145.56 倍,酒精類是 192.2 倍,煤炭則大增到 544.9 倍;香蕉則增為 1907 年的 644.5 倍,鳳梨罐頭成長更快,是 1907 年的 785.21 倍(陳慈玉,2013)。此統計數字不但意味著當時臺灣對母國日本擔負著提供米、糖等重要民生必需品的義務,更意味著隨著時間的推移,臺灣的農業政策逐漸改變。

隨著日本本土茶業的蓬勃成長,即使日本當局鼓勵臺灣人種茶,但仍管控在必須不傷害內地既有利益。由於日本是綠茶的出口國,在美國的市場上同時也是臺灣烏龍茶的競爭對手,所以總督府在臺灣發展茶業的重點並不鼓吹綠茶及烏龍茶,以免影響日本綠茶在美國市場的銷量。也因此,除了鼓勵日本氣候因素不適合生產的紅茶之外,部份隨國際市場衰落的烏龍茶園也被轉型成蕉園、鳳梨園等。相較於清國時代以茶為出口大宗,日本時代的農產品出口內容有了顯著的變化,開始轉型為多元化的結構。

從表三可以看出當時臺灣烏龍茶、包種茶及紅茶出口量的變化,在 1926 年阿薩姆紅茶試種成功後,紅茶的出口量有了些微性的提升;1933 年,臺灣紅茶出口計 823,078 公斤(1,371,797 斤);而在《國際茶葉限制輸出協定》簽約後的 1934 年,出口爆增至 3,296,532 公斤(5,494,220 斤),在趨勢上紅茶逐漸取代綠茶成為臺灣最大的出口茶種。

▼ 表三:1896 年到 1939 年間臺灣產的烏龍茶、包種茶、紅茶之出口量及出口產值

※ 出口量的單位為「斤」;出口總值的單位為「円」

年代 烏龍茶出口量 包種茶出口量 紅茶出口量 烏龍茶出口總值 包種茶出口總值 紅茶出口總值
1896
明治29年
14,458,023 1,465,453 - 5,515,047 338,972 -
1897 13,393,079 1,835,564 - 6,463,141 460,910 -
1898 13,066,973 2,028,140 - 5,750,060 526,733 -
1999 11,753,050 2,188,708 - 4,998,933 572,346 -
1900 12,092,789 2,505,794 - 4,669,211 630,983 -
1901 12,343,605 2,195,700 - 3,680,751 505,077 -
1902 14,259,550 2,000,669 - 6,261,513 480,683 -
1903 15,236,749 2,455,892 - 5,623,068 639,535 -
1904 13,588,222 2,428,657 - 5,246,429 716,691 -
1905 14,447,376 2,960,233 - 5,456,023 892,975 -
1906 13,275,242 3,223,066 660 4,069,121 1,048,488 168
1907 13,092,729 3,607,874 22,192 4,172,243 1,168,231 721
1908 12,850,748 4,138,342 25,797 4,274,961 1,431,586 5,864
1909 13,546,539 4,208,832 144,863 4,574,667 1,507,134 33,439
1910 13,507,353 4,676,194 114,914 4,416,634 1,936,483 32,784
1911 15,341,690 4,192,012 138,904 5,342,648 1,811,068 41,375
1912
大正元年
12,209,498 5,991,195 54,578 4,192,190 2,564,119 18,906
1913 12,035,131 5,509,575 333,835 4,054,877 2,355,558 104,415
1914 12,480,578 5,748,040 152,497 4,238,478 2,474,159 52,093
1915 14,814,743 5,226,407 173,004 5,315,010 2,767,117 80,279
1916 14,144,320 5,673,319 226,534 5,257,786 2,393,383 95,285
1917 13,521,072 6,565,594 628,166 5,104,111 2,863,576 283,873
1918 14,677,802 6,350,674 249,701 6,499,888 3,074,653 125,682
1919 11,466,150 6,330,404 50,222 5,374,829 3,037,050 30,083
1920 4,822,175 6,419,219 61,672 2,563,016 4,054,188 23,932
1921 7,521,170 6,228,219 25,150 3,568,086 4,562,087 7,975
1922 8,964,305 6,081,536 46,559 4,870,200 4,766,952 17,674
1923 9,783,913 6,208,996 273,031 5,170,185 4,784,457 194,625
1924 8,573,661 7,268,487 298,619 4,903,161 5,634,501 249,726
1925 8,047,052 7,900,842 210,824 5,252,188 6,255,599 147,839
1926
昭和元年
7,983,145 8,980,858 143,744 5,500,914 6,824,018 100,398
1927 8,015,745 8,755,398 53,858 5,136,753 6,515,371 36,312
1928 6,892,479 7,426,270 64,106 4,352,699 5,551,922 63,108
1929 5,559,380 7,755,159 137,441 3,452,037 5,866,742 121,793
1930 5,297,788 7,710,096 396,191 2,628,699 5,894,995 248,067
1931 5,800,237 6,483,166 1,022,318 2,372,506 4,585,042 544,266
1932 6,387,704 3,659,444 438,262 2,833,161 1,975,158 413,016
1933 6,673,170 4,047,946 1,371,797 2,902,849 1,933,097 1,181,310
1934 5,080,474 5,155,033 5,494,220 3,125,618 2,820,907 3,825,037
1935 6,633,811 5,158,889 3,264,695 3,825,304 2,020,626 2,270,839
1936 4,673,847 4,411,844 5,782,949 2,961,364 2,482,928 3,985,040
1937 3,210,607 4,245,630 9,682,321 2,550,032 2,610,772 7,046,274
1938 4,103,892 5,685,892 8,082,365 2,910,003 3,793,281 5,593,983
1939 4,110,344 7,143,834 8,615,135 4,321,862 8,757,085 7,711,384
  • 1896-1927 年間資料來源:臺灣總督府殖產局(1928)。〈臺灣茶葉統計輸移出合計數量〉及〈臺灣茶葉統計輸移出合計價額〉。P.0021 - P.0021。臺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
  • 1928-1939 年間資料來源:臺灣總督府殖產局(1938)。〈臺灣茶葉統計輸移出合計數量〉及〈臺灣茶葉統計輸移出合計價額〉。P.0028 - P.0029。臺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
  • 註一:此時總督府資料所用的「斤」係指「日斤」。1 日斤 = 1 台斤 = 600 公克 = 0.6 公斤。
  • 註二:該資料統計的「出口」係指「輸移出」的量,包含由臺灣「移出」到當時日本統治圈的地區,如日本本島、朝鮮、滿洲等地;以及由臺灣「移出」到日本以外之國家。
  • 註三:1939 年後,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場白熱化,臺灣在當時時空環境下全面發展工業(農業南洋、工業臺灣),故農業資料不齊。

▼ 圖八:1896 年到 1939 年間臺灣產的烏龍茶、包種茶、紅茶之出口量折線圖

▼ 圖九:1896 年到 1939 年間臺灣產的烏龍茶、包種茶、紅茶之出口總值折線圖

此外,受惠於當時「台灣製茶株式會社」與「日東拓植農林株式會社」等大型資本會社以新式機械和科學方法產製紅茶,和當時仍需人工手動採製的烏龍茶與包種茶相比,有效的降低了精製紅茶的成本,從表四中可看出工業化後的紅茶產業具有低成本、高附加價值、高產量的優勢,是屬於較有競爭力的作物。

▼ 表四:1930 年每百斤烏龍茶、包種茶、紅茶之成本、價格與利潤表

※ 單位為「円/每百斤」

細項 烏龍茶 包種茶 紅茶
(1)粗製費 31.96 29.93 32.40
(2)精製費 13.38 31.19 11.00
(3)雜費 13.72 12.14 13.00
(1)+(2)+(3)=(4)生產總成本 59.03 73.26 56.40
(5)輸出價格 61.82 76.14 75.17
(5)-(4)=(6)利潤 2.79 3.15 18.77
  • 資料來源:陳慈玉(2004)。《臺北縣茶業發展史》。臺北:稻鄉出版社。

日本領臺時代產業鏈

洋商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的財團,倚賴機械化產茶的結果使得資本雄厚的大茶廠成為要角,這些商社同樣掌握著最終銷路以及中間的通路,位處微笑曲線右端。而臺灣農民和清國時期無異,都只能從中扮演出賣勞力者以及代工者的角色,位處曲線中段。但和清國時期最大的不同是,曲線的左端由傳統的製茶師轉為商社與茶葉試驗所,前者讓產業結構形成專業的垂直分工,而後者更是當時臺灣茶葉主要的品種改良者,不但引入了不同的茶種試種,也培育了不少新的品種做為日後外銷主力。

同時,日本政府簡化了過去粗茶流通的路線,總督府認為過去茶葉在茶販等中間商之間輾轉買賣,在袋裝、運輸、堆積的過程當中,會使茶葉吸收空氣中的水份,造成香味流失或是染上霉味,破壞品質的穩定性;同時,中間商在茶葉的販售的過程中也可能剝削了最上游茶農的利益,總之中間商的存在百害而無一利,遂於 1923 年成立「台灣茶共同販賣所」,由官方或是特許會社包辦上游到終端的中繼機構,並將茶農以地域性組成茶葉組合,統一收集後送至該所加工製作。

▼ 圖十:日本時代茶產銷結構圖

  • 修改自李志偉(2004)。

華國領臺時代的茶業狀況(1945-)

華國領臺時代簡介

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在八月繼承日本政府在臺灣的治權,展開戰後經濟復甦。當時市場體系受到戰爭破壞,缺乏外匯的國民政府遂以振興農業、擴展出口作為首要目標,其中當然包含茶葉。在政府的輔導以及昔日基礎的奠基之下,茶園迅速復耕,工廠恢復製造,出口又趨於活躍。此時外銷的茶類以紅茶為大宗,而包種茶與綠茶僅佔有小規模的出口。

但由於日本等主要綠茶產區有待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實施共產改革,臺灣獲得到了發展綠茶的契機。1948 年,協和洋行看上臺灣的地形氣候條件,來臺設立分公司,同時引進中國製茶師嘗試綠茶製造,在試行成功後,即在新竹、桃園一帶設立 12 座製茶廠,以中式製法生產綠茶。自 1950 年代開始,臺灣就有近百萬公斤的綠茶銷售到北非市場,開啟臺灣綠茶外銷的歷史。

在外商的領導之下,大量的外銷產生報酬遞增的效應,又自我強化了沿襲自日本時期的產業制度。在 1954 到 1960 年間,綠茶與紅茶並列為外銷兩大主力茶種;然而自 1961 年以後,綠茶取而代之成為臺茶外銷的主力,恆佔有總外銷量的 50% 以上;另一方面,因紅茶品質、成本均不能與印度、錫蘭、爪哇所產者相提並論,紅茶遂逐年淡出臺灣的出口市場。

縱使到了 1970 年代,由於臺灣工業化的發展,茶葉外銷已非臺灣主要的外匯來源,但在 1970 至 1978 年為止,由於國際環境的變化,包括 1970 年代左右的石油危機,全球咖啡價格飆漲,許多人轉而飲用茶葉;中國歷經文化大革命,茶葉出口量一時間不能恢復;印度及斯里蘭卡人口快速增加,茶葉內需轉強而削弱了輸出等原因,臺茶的出口量還能保持在 2,000 萬公斤左右。

然而自 1979 年後,臺茶外銷大幅滑落,部份業者為顧及經濟收益也兼種其他作物,茶園面積與茶產量開始減少。為了降低生產成本,業者朝著省工、省時的方向發展,製茶機械開始全面普及;政府也為了因應局勢,輔導設立「高級茶生產專區」以及「共同製茶廠」,期望全面提高產量、品質,並經由共同運銷降低生產成本;同時舉辦優良茶和製茶技術比賽,有效刺激茶葉品質的競爭,更配合展售促銷活動,鼓勵國人飲茶。最終於 1981 年公告廢除《製茶工廠設置條例》,鼓勵茶農自產自銷,成功的將茶葉產業結構轉為內銷。

也因此,1980 年代可以算是臺灣茶產業的重要分水嶺。在此之前,因為臺灣人工便宜、臺幣幣值較低,臺灣茶在國際以品質佳、價格低大量外銷;但因後來社會發展使得臺幣升值、工資高漲,導致製造勞力缺乏或不敷成本,或是價格難以與新興農業國家競爭,導致臺灣茶葉逐漸喪失外銷能力,大茶廠也逐漸沒落。

於是,臺灣茶業自此由外銷導向轉變為內銷為主,過往以外銷為主的紅茶、綠茶盛況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投合本地消費者喜好,改種具有特色的地方茶種。目前臺灣茶業的市場通路以「自產、自製、自銷」的經營方式為主,茶農自行設立中、小規模的製茶廠,運用自產茶葉為原料,配合製茶機械輔助製造精茶,製成的產品也不再透過盤商等分層行銷,改而直接批給零售茶行或者消費者。

華國領臺時代貿易資料

隨著臺灣產業轉型,出口產品由過去以農產品過渡到輕工業、再過渡到如今的高科技產業為主。也因此,臺灣茶葉的出口量逐年遞減,到最低點時約僅剩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近期雖有所反彈,到去年為止也僅全盛時期的一半(見表五與圖十一)。但儘管如此,臺灣茶葉的出口產值卻不斷創造新高,由過去的不到一億新臺幣爬升至三十億有餘。出口平均每公斤價格由過去兩位數不到逐漸爬升到將近四百元(見圖十二),可見臺灣的茶葉產業逐漸走向少而精、高單價的路線。

▼ 表五:1951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產茶類之出口量及出口產值等資料

※ 出口量的單位為「公斤」;出口總值與均價的單位為「新臺幣元」;成長率與佔比單位為「%」

年代 茶葉出口量 定基指數 較前年成長率 出口總產值 定基指數 較前年成長率 平均每公斤價格 佔當年GDP總值
1951 11,323,200 100 - 88,850,923 100 - 7.85 0.721
1952 9,322,800 82 17.67 84,704,351 95 -4.67 9.09 0.491
1953 10,376,400 92 11.3 106,011,105 119 25.15 10.22 0.462
1954 15,115,000 133 45.67 145,285,355 164 37.05 9.61 0.576
1955 7,768,500 69 -48.6 83,723,398 94 -42.37 10.78 0.279
1956 10,662,800 94 37.26 122,618,120 138 46.46 11.5 0.356
1957 11,994,300 106 12.49 141,322,039 159 15.25 11.78 0.352
1958 11,927,000 105 -0.56 157,474,145 177 11.43 13.2 0.35
1959 14,372,200 127 20.5 251,717,396 283 59.85 17.51 0.486
1960 11,863,300 105 -17.46 220,350,307 248 -12.46 18.57 0.353
1961 14,602,900 129 23.09 357,084,481 402 62.05 24.45 0.51
1962 12,457,500 110 -14.69 295,407,454 332 -17.27 23.71 0.383
1963 13,673,200 121 9.76 305,651,122 344 3.47 22.35 0.35
1964 15,223,600 134 11.34 319,248,036 359 4.45 20.97 0.313
1965 20,122,100 178 32.18 353,363,792 398 10.69 17.56 0.314
1966 20,644,500 182 2.6 397,167,882 447 12.4 19.24 0.315
1967 19,140,400 169 -7.29 431,008,278 485 8.52 22.52 0.296
1968 18,402,000 163 -3.86 450,955,121 508 4.63 24.51 0.265
1969 21,271,100 188 15.59 516,716,800 582 14.58 24.29 0.262
1970 20,388,500 180 -4.15 507,980,606 572 -1.69 24.92 0.224
1971 22,954,700 203 12.59 543,898,655 612 7.07 23.69 0.206
1972 21,299,334 188 -7.21 618,220,000 696 13.66 29.03 0.196
1973 21,113,859 186 -0.87 738,243,000 831 19.41 34.96 0.18
1974 17,201,609 152 -18.53 584,517,000 658 -20.82 33.98 0.106
1975 20,116,933 178 16.95 703,747,000 792 20.4 34.98 0.119
1976 21,115,957 186 4.97 671,874,000 756 -4.53 31.82 0.095
1977 20,844,117 184 -1.29 963,535,000 1,084 43.41 46.23 0.116
1978 20,367,427 180 -2.29 1,071,962,000 1,206 11.25 52.63 0.108
1979 19,363,392 171 -4.93 978,599,000 1,101 -8.71 50.54 0.082
1980 18,213,325 161 -5.94 1,026,862,000 1,156 4.93 56.38 0.069
1981 15,868,630 140 -12.87 1,032,882,000 1,162 0.59 65.09 0.058
1982 10,051,411 89 -36.66 633,013,000 712 -38.71 62.98 0.033
1983 11,798,294 104 17.38 721,429,000 812 13.97 61.15 0.034
1984 11,974,851 106 1.5 924,668,000 1,041 28.17 77.22 0.039
1985 9,904,204 87 -17.29 976,544,000 1,099 5.61 98.6 0.039
1986 9,606,499 85 -3.01 1,098,944,000 1,237 12.53 114.4 0.038
1987 7,953,740 70 -17.2 928,654,000 1,045 -15.5 116.76 0.029
1988 7,507,311 66 -5.61 682,884,000 769 -26.47 90.96 0.019
1989 6,937,489 61 -7.59 594,079,000 669 -13 85.63 0.015
1990 5,734,584 51 -17.34 495,611,000 558 -16.57 86.42 0.012
1991 5,322,040 47 -7.19 523,352,000 589 5.6 98.34 0.011
1992 5,304,459 47 -0.33 462,275,000 520 -11.67 87.15 0.009
1993 5,147,393 45 -2.96 560,459,000 631 21.24 108.88 0.01
1994 4,388,918 39 -14.74 558,708,000 629 -0.31 127.3 0.009
1995 3,175,974 28 -27.64 500,039,000 563 -10.5 157.44 0.007
1996 3,481,532 31 9.62 588,176,000 662 17.63 168.94 0.008
1997 2,931,553 26 -15.8 569,909,000 641 -3.11 194.41 0.007
1998 2,486,415 22 -15.18 500,121,000 563 -12.25 201.14 0.006
1999 3,089,622 27 24.26 540,271,000 608 8.03 174.87 0.006
2000 3,042,745 27 -1.52 537,612,000 605 -0.49 176.69 0.006
2001 2,453,590 22 -19.36 482,887,000 543 -10.18 196.81 0.006
2002 2,596,885 23 5.84 554,727,000 624 14.88 213.61 0.006
2003 2,723,302 24 4.87 620,834,000 699 11.92 227.97 0.006
2004 2,450,018 22 -10.04 562,884,000 644 -9.33 229.75 0.006
2005 2,252,093 20 -8.08 500,222,000 563 -11.13 222.11 0.005
2006 2,031,425 18 -9.80 526,762,000 593 5.30 259.31 0.004
2007 2,004,616 18 -1.32 593,148,000 668 12.60 295.89 0.004
2008 2,341,950 21 16.82 640,259,000 721 7.94 273.38 0.005
2009 2,400,208 21 2.48 627,433,000 706 -2.00 261.41 0.005
2010 2,632,354 23 9.67 973,815,000 1096 55.21 369.94 0.007
2011 2,815,399 25 6.95 916,816,000 1032 -5.85 325.64 0.006
2012 3,143,294 28 11.64 1,229,839,000 1384 34.14 391.26 0.008
2013 3,918,952 35 24.67 1,232,258,000 1387 0.19 314.43 0.008
2014 3,737,296 33 -4.63 1,306,878,000 1471 6.05 349.68 0.008
2015 4,744,438 42 26.9 1,712,818,000 1928 31.06 361.01 0.010
2016 5,758,205 51 21.36 2,053,136,000 2311 19.87 356.56 0.011
2017 7,599,488 67 31.97 2,705,618,000 3045 31.78 356.03 0.015
2018 8,013,716 71 5.45 3,107,511,000 3497 14.85 387.77 0.017
  • 1951 到 2003 年間資料來源:吳中綺(2006)。〈二十世紀下半期台灣茶業之探討〉。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經濟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南投。
  • 2003 到 2018 年間資料來源:臺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與海關進出口貨物統計資料,包含出口貨物數字代碼:
    • 09021000007 綠茶(未發酵),每包不超過3公斤
    • 09022000005 綠茶(未發酵),每包超過3公斤
    • 09022000103 薰芬綠茶,每包超過3公斤
    • 09023010001 普洱茶,每包不超過3公斤
    • 09024010009 普洱茶,每包超過3公斤
    • 09023020009 部分發酵茶,每包不超過3公斤
    • 09024020007 部分發酵茶,每包超過3公斤
    • 09023090004 其他紅茶(發酵),每包不超過3公斤
    • 09024090002 其他紅茶(發酵),每包超過3公斤
  • 註一:承上,本表對於「茶葉」的定義僅止於表列的貨碼,不包含貨碼 21012000000 茶或馬黛茶之萃取物、精、濃縮物及以茶、馬黛茶之萃取物、精或其他茶類加工物,這也是臺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在進出口統計中所採用的「各類茶葉」項目。該結果可能與部份新聞媒體所計算的數字不同。

▼ 圖十一:1951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產茶類之出口量及出口產值折線圖

▼ 圖十二:1951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產茶葉出口每公斤平均價格折線圖

另一方面,為了填補產業轉型所留下的茶葉使用缺口,臺灣自 1967 年開始由外國進口茶葉,且逐年增長(見表六),以去年(2018)為例,台灣出口 8,013,716 公斤的茶葉,出口總產值 3,107,511,000 新台幣;進口 26,472,127 公斤,進口總產值 1,876,241,000 新台幣,雖然在產量上呈現入超(見圖十五),但歸因於台灣所生產的高單價茶葉,在產值上仍偶有出超(見圖十六)。

▼ 表六:1967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茶類之進口量及進口總值等資料

※ 進口量單位為「公斤」;進口總值與均價單位為「新臺幣元」;成長率單位為「%」

年代 茶葉總進口量 定基指數 較前年成長率 進口總產值 定基指數 較前年成長率 平均每公斤價格
1967 22 0 - 996 0 - 44.66
1968 - - - - - - -
1969 14 0 - 625 0 - 44.58
1970 100 0 - 4,458 1 - 44.58
1971 47 0 - 2,200 1 - 46.7
1972 67 0 - 3,000 1 - 44.58
1973 51,322 100 - 372,000 100 - 7.25
1974 740,265 1,442 1,342.39 3,821,000 1,027 927.15 5.16
1975 600,200 1,169 -18.92 2,457,000 660 -35.7 4.09
1976 63,346 123 -89.45 596,000 160 -75.74 9.41
1977 100,488 196 58.63 1,836,000 494 208.05 18.27
1978 188,181 367 87.27 1,472,000 396 -19.83 7.82
1979 33,401 65 -82.25 3,078,000 827 109.1 92.15
1980 13,939 27 -58.27 1,776,000 477 -42.3 127.41
1981 39,032 76 180.02 7,478,000 2,010 321.06 191.59
1982 35,262 69 -9.66 6,037,000 1,623 -19.27 171.2
1983 68,880 134 95.34 8,669,000 2,330 43.6 125.86
1984 129,266 252 87.67 10,261,000 2,758 18.36 79.38
1985 292,972 571 126.64 28,003,000 7,528 172.91 95.58
1986 382,573 745 30.58 39,736,000 10,682 41.9 103.87
1987 474,688 925 24.08 53,003,000 14,248 33.39 111.66
1988 867,768 1,691 82.81 102,128,000 27,454 92.68 117.69
1989 1,337,544 2,606 54.15 117,474,000 31,579 15.07 87.85
1990 2,454,420 4,782 83.49 136,037,000 36,569 15.77 55.43
1991 5,809,247 11,319 136.94 218,112,000 58,632 60.48 37.54
1992 6,458,273 12,584 11.14 222,157,000 59,720 1.95 34.44
1993 9,942,858 19,373 54.15 305,430,000 82,105 37.7 30.76
1994 10,404,082 20,272 4.52 296,600,000 79,731 -3.14 28.51
1995 8,113,650 15,809 -21.84 254,859,000 68,510 -13.93 31.39
1996 7,387,188 14,394 -9.07 265,243,000 71,302 3.95 35.89
1997 7,715,812 15,034 4.31 284,604,000 76,506 7.23 36.9
1998 8,723,620 16,998 14.08 345,013,000 92,745 22.42 39.59
1999 10,915,187 21,268 47.4 374,091,000 100,562 50.07 40.31
2000 12,257,569 23,884 15.42 416,119,000 111,860 11.3 38.87
2001 15,318,641 29,848 29.41 531,454,000 142,864 29.07 38.77
2002 17,282,297 33,674 14.48 587,660,000 157,973 10.24 37.33
2003 18,550,496 36,145 12.08 634,427,000 170,545 13.66 37.86
2004 19,571,020 38,134 5.5 668,163,000 179,614 5.32 34.14
2005 20,779,895 40,489 6.18 736,409,000 197,959 10.21 35.44
2006 24,319,255 47,386 17.03 972,404,000 261,399 32.05 39.98
2007 25,054,968 48,819 3.02 1,149,842,000 309,097 18.25 45.89
2008 25,713,463 50,102 2.63 1,229,302,000 330,458 6.91 47.81
2009 26,483,784 51,603 3 1,307,106,000 351,373 6.33 49.35
2010 31,113,415 60,624 17.48 1,857,961,000 499,452 42.14 59.72
2011 29,267,509 57,027 -5.93 1,488,893,000 400,240 -19.86 50.87
2012 29,917,819 58,294 2.22 1,563,031,000 420,170 4.98 52.24
2013 30,203,077 58,850 0.95 1,652,326,000 444,174 5.71 54.71
2014 32,375,650 63,083 7.19 1,857,922,000 499,441 12.44 57.39
2015 29,933,902 58,326 -7.54 2,011,389,000 540,696 8.26 67.19
2016 26,344,191 51,331 -11.99 2,021,054,000 543,294 0.48 76.72
2017 29,944,796 58,347 13.67 2,246,955,000 604,020 11.18 75.04
2018 26,472,127 51,580 -11.6 1,876,241,000 504,366 -16.5 70.88
  • 1951 到 2003 年間資料來源:吳中綺(2006)。《二十世紀下半期台灣茶業之探討》。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經濟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南投
  • 2003 到 2018 年間資料來源:臺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與海關進出口貨物統計資料,計算時使用的貨物代碼與計算出口時相同。
  • 註一:因 1967 到 1972 年間進口量不滿 100 公斤、進口值不滿 5,000元,故定基指數改以 1973 年為基期,而進口量及進口值成長率時由該年始計。

▼ 圖十三:1951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產茶類之進口量及進口總值折線圖

▼ 圖十四:1951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產茶葉進口每公斤平均價格折線圖

▼ 圖十五:1951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產茶類之出口量、進口量、出口減進口量折線圖

▼ 圖十六:1951 年到 2018 年間臺灣產茶類之出口總產值、進口總產值、出口減進口產值折線圖

華國領臺時代產業鏈

如前文所述,華國時代的臺灣茶葉市場結構可以 1980 年代前後分為兩期。在此之前以外銷市場為主,輸出地區由傳統上的中國、美國、日本、東南亞,擴及北非、中東、中南美洲、歐洲等地區;但隨著國際茶葉市場環境變化,臺灣茶葉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轉弱,臺灣開始進口外國茶葉,甚至由茶葉出口國轉為茶葉進口國。

而原有的臺茶逐漸轉為內銷,同時伴隨著「冠軍茶」、「特色茶」等頭銜的出現,許多茶農紛紛轉而經營品牌,爾後出現了「臺灣十大名茶」,包含凍頂茶、文山包種茶、東方美人茶、松柏長青茶、木柵鐵觀音、三峽龍井茶、阿里山珠露茶、高山茶、龍泉茶和日月潭紅茶等十種臺灣知名度較高的茶。

粗略估計,全臺灣一年中所舉辦的「茶葉比賽」超過上百場。最有名的就是南投鹿谷鄉農會的凍頂烏龍茶比賽,以競爭春茶和冬茶為主;夏茶由峨眉鄉農會舉辦;冬茶則由北埔鄉農會舉辦。其他像是梅山鄉的青心烏龍茶、坪林區的文山包種茶、臺北木柵的鐵觀音,這些特色茶的冠軍價位都在每斤十萬餘元以上。台灣茶葉已經從過去的生產加工層面走向全面性的垂直整合,不再只是做為單純的勞力供給者。

▼ 圖十三:1970 到 1980 年代之前,華國外銷為主時期茶葉產銷圖

▼ 圖十四:1970 到 1980 年代之後,華國內銷為主時期茶葉產銷圖

  • 修改自國立臺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2005)。

寫在所有之後

臺灣茶葉產業結構的轉型

台灣的茶葉產業歷經百餘年的發展,和「米」或「糖」這類較受地形與氣候影響的作物不同,台灣茶葉市場的輸出主力主要是受到國際情勢與消費者偏好而改變,出口結構在清領後期原本以烏龍茶與包種茶為大宗;日本時期開始轉向以紅茶為主,烏龍茶逐漸衰退;到了當代則呈現多元化,以綠茶或是地方特色茶種為主。

而產業鏈也由清領後期層層批發、以洋商為終端出口為主;日本時期則歸因於機械化、專業化產茶大幅簡化,茶農在「共同販賣所」統一賣給日本商社;到了當代,隨著茶園面積零碎化、大型茶廠不敵產業轉型紛紛倒閉,茶葉市場轉回內銷結構,許多慕名而來的消費者甚至略過中間商,直接跟上游茶農購茶。

臺灣茶葉的未來展望與隱憂

不過,縱使臺灣的茶業經過多代的改良與嘗試,至今已經獨占國際高級茶市,但在另外一方面,隨著國內消費者的喜好改變,咖啡、罐裝飲料、手搖飲料等消費量逐年遞增,可能會使原本的茶農改而種植咖啡,例如古坑咖啡與鹿谷凍頂咖啡,這些由茶園改闢為咖啡園的咖啡豆都在市場上獲得一定程度的歡迎。而在加入 WTO 以後,臺灣茶業面臨自由化、國際化產品的威脅,低等茶市場盡為越南茶、柬埔寨茶與中國茶所據。

如今,臺灣的產業政策為全力產製高等茶、選擇放棄附加價值低的低等茶葉時,自然是期望藉由捨棄大眾庶民市場、改而擁抱上層消費市場來獲利,但尖端消費者的消費行為,是否足以稱起整個茶葉產業,或是因而普及品茗文化,締造更多的消費者基數,仍是一件令人懷疑的事情。

此外,近年來台灣茶葉產業問題也一一浮現。有心廠商以越南茶或中國茶等劣等茶葉偽裝成「臺灣茶」並拋售到市場上,消費者苦於沒有公正第三方驗證機構而無法分辨真偽;而農業殘留事件也使得臺灣茶的品質保證受到質疑;或是高山茶區有無違法開發山坡地、破壞自然水土生態的問題也漸漸浮現;最後,則是臺灣業界普遍態的「閉關自守」心態,也選擇性的刻意忽略某些問題的根本癥結避而不談。

「臺灣茶世界第一」,當茶葉從最初的茶種到最後成為杯子裡的點滴,會受限於氣候、地形、茶種、收成方式、烘製方式、品牌行銷等過程而形成不同的風味。但隨著臺茶產業的根基逐漸流失,我們又能如何繼續保有「世界品質第一」的位置呢?這仍然是有待自由市場為我們做出最後決定。但無論如何,我仍然希望我的下一代還有機會再次品嘗到「Qualité Supérieure」的「Formosan Tea」。

Reference

專書

  • 林滿紅(1997)。《茶、糖、樟腦業與台灣之社會經濟變遷(1860-1895)》。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 陳慈玉(2004)。《臺北縣茶業發展史》。臺北:稻鄉出版社。
  • 陳世賢(2009)。《臺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 120 周年特刊:百年魅力》。臺北:臺北市茶商業同業公會出版。

論文

  • 李志偉(2004)。《日治時期台灣粗製茶交易方法選擇之研究》。國立中山大學經濟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高雄。
  • 吳中綺(2006)。《二十世紀下半期台灣茶業之探討》。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經濟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南投。
  • 邱念渠(2005)。《臺灣茶葉產業的演進過程與發展困境》。國立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新竹。

期刊與研究報告

  • 周憲文(1957)。〈日治時代臺灣之對外貿易〉。臺灣銀行季刊,9:1。臺北市: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國立臺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2005)。〈茶產業營運模式與供銷架構之研究〉。經濟部商業司委託之專題研究報告。臺北。
  • 張忠正(2010)。〈日治時期台灣茶業的發展〉。德霖學報,第二十四期。
  • 張遵倩(2010)。〈清末臺灣茶業的發展〉。德霖學報,第二十四期。
  • 陳慈玉(2010)。〈日治時期出口品的流通機制〉。第一屆臺灣研究世界大會會議論文。臺北:中央研究院。
  • 黃頌文(2010)。〈清季臺灣貿易與寶順洋行的崛起(1867-1870)〉。台灣文獻季刊,第六十一卷第三期。

線上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