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拿香:莊子《逍遙遊》與「安定」

繼上次諷刺無產勞動階級永遠無法團結的「數位列寧」之後,這次的〈反正我很閒〉又以「數位拿香」為我們帶來另一種層次的作品。

《莊子・逍遙遊・列子御風而行》:「夫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莊子認為,一般人對「想要保持內心安定」的追求,反而是自己的「心」無法安定下來的原因;無論人們多麼努力想讓自己的「心」靜下來,但世間萬物本來就不是、也不可能是真正「安定」的。因此,即使列子能夠御風而行,但如果沒有風的幫忙,那麼他哪裡都不能去,他仍是「有所待」的,必須依附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才能有「遊」的展現,這種對生命的不確定性並非莊子心中「逍遙遊」的表現。

莊子認為,惟有接受、面對世間就是不安定的狀態,「心」才有可能達到真正的安定,這種自身「無待」、無己、無功、無名的狀態,才是真正無窮無盡、無拘無束、適性自在的存在。

而影片中的劇組,在面對怪力亂神、無法確定的神秘因素時,沒有選擇接受這樣的事實,僅僅只是一味地想要依靠宗教力量來解決問題──即使只是透過「隔空作法」、「Airdrop 拿香」這種形式上的元素──也代表著他們心中想要依靠某種「看不見的力量」去解決看得見的問題,除了鐘佳播的中邪之外,也包括了樂咖所說的「攝影機撞鬼」。

這剛好契合莊子對列子「有所待」的批評──劇組為了解決怪力亂神的問題、追求整體的內心安定,反而選擇依靠怪力亂神的道士力量,奢望怪力亂神的宗教信仰能夠解決所有問題,但這樣的迷信最後卻仍然無法解決問題,因為問題的根源從來就不是迷信,反而得編造更多謊言、導致更多無謂的麻煩(製片和妹妹被罵)、更多無謂的行動(無論是 line 道士、隔空作法、還是 Airdrop 拿香)、衍生出更多的問題,整個劇組的「心」也沒有得到安定。

人類為了尋求內心的安定,反而會做出許多不理性、反人類的行為,時也,命也,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