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球〈星星、城市與我們〉@Taipei TICC

從國小到國中,從國中到高中,從高中到大學,到現在我快脫離學生身份了,棉花糖的歌陪我度過了生涯中的各種轉變。

小時候懵懵懂懂,只覺得這個團體的曲聽起來真是舒服,詞寫的真舒服,Vocal 真是舒服,畢竟小時候會的形容詞不多,就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當小小的我開始有「去聽演唱會」這個概念時,已經來不及了,棉花團已經休團了,沒有去大型的 live house 聽現場一直都是我覺得很遺憾的事。

所以當小球以個人名義重返 TICC 時,真的是很讓人感動,有一種遺憾已了的的感覺,雖然不是以棉花糖的名義,但或許就跟小球說的一樣,「或許,我是說或許,等哪天等我跟聖哲都變得更成熟的時候,我,還有台下的你們,或是『我們』,都還會再回來的」,有些東西不是錯過就錯過了,總有一天會回來的吧。

所以,當貳拾貳的前奏一下,在還沒意識到之前,身體就起反應了,在還沒想到之前,心就採取行動了,想起來很多很多事情,讓我眼角溼溼的。

八年前的我十二歲,聽著貳拾貳,想著二十二歲還很遠。

八年後的我二十歲,聽著貳拾貳,開始覺得二十二歲很近。

隨著越來越接近二十二歲,每個階段的貳拾貳聽起來都有不同的感受 。

每當身份改變的時候,我好像知道我又長大了一點,又覺得哪裡怪怪的。我想二十二歲可以算是億個很重要的分水嶺,代表我們從天馬行空走向妥協,那是一種說不上的複雜情緒,我們不知道這種向社會的「妥協」是否是正確的,但會大概領悟到二十二歲還在天馬行空看起來是不行的。這時的我們會開始懷念當學生的自己,開始覺得過去的自己是哪來的勇氣會有「好想快點長大喔」的想法。

然後還是只能這麼覺得,這麼懷念,人終究還是得學會長大。外在的我們愈來愈得體,內心卻開始 dirty 了起來,我們都知道故事還沒走到全劇終呀,這才只是剛開始而已,但卻開始有一種好像已經可以看到終末的感覺。

我最近跟一些人說到,我好像忘記我想做些什麼了。我想我是曾經擁有過很像去做的事情,但是最近卻想不太起來。雖然也不是那麼悲觀,畢竟忘記的東西再想起來就好,但還是有一種沒腳踏實地的感覺,好像在一個看起來載浮載沉的救生挺,找不到救援燈光的訊號。

不過有時候乾脆晃著晃著,一路隨著海浪晃到世界的盡頭,隨波逐流地然後看看那邊有著什麼,好像也是件不錯的事情吧。

一個滿足的夜晚,謝謝棉花糖,謝謝小球,也謝謝在場的各位留到最後二安大合唱。

雖然我早就覺得會有二安了,一百個太陽月亮這麼經典又嗨又適合 Ending 的歌怎麼可以忘掉呢!